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故事的结尾

      订婚仪式在德国郑重举行了,顺便在德国和言征的父母一起过了个年。

    年后就分开了,她回国读书,言征去美国和那边的一个教授合作科研项目。

    阮谊和很少主动打电话给言征,一方面是怕打扰他工作,另一方面是大二这学期她自己也挺忙的。

    是在年后分别的,听说他今年冬天会回来。

    所以她就安静地等着,等过了夏秋两季,等过了大半个冬天。

    十二月末,B市的气温已经很低了。

    街头的树木迎来新一轮荣枯交替,在习习凉风里簌簌地抖落一片片黄叶,黄叶铺满了水泥地,有种别样的文艺感,经常能看到女孩子在这满是落叶的街道上拍风景照,或是自拍。

    阮谊和背着书包,步履飞快地走在这条落叶纷飞的路上,完全不似身旁路人悠然惬意的步调。

    她要赶去图书馆复习。

    Q大的图书馆是出了名的“别人家的图书馆”,环境可谓是一等一的好。

    虽然现在图书馆人很多,但是阮谊和绕了好几圈以后,还是幸运地找到了一张靠近拐角处的空桌子——她不喜欢和别人挤在一桌学习。

    把英语教程,民法学习题集,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作业一股脑从书包里掏出来,在桌上堆起了小山般高,这都是她今天要完成的任务。

    是哪位老师曾经骗她们那些高中生,说什么到了大学就轻松了,不会像高中那么辛苦。

    阮谊和腹诽,明明大学更辛苦……高中的时候,语文课、英语课不听讲也能考好;到了大学,上专业课聚精会神地听讲,结果写作业的时候还是错一堆题,甚至看了解析也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

    突然有点怀念高中。

    怀念高中那个年少轻狂又嚣张放肆的自己。

    阮谊和莫名觉得自己在大学性格变乖了,虽然还是偶尔爆粗口,但至少没有惹是生非,更没有被老师、校长请到办公室“喝茶”……

    骨子里的桀骜不羁随着时间打磨,慢慢在消亡。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成长吧。

    民法学习题做完,对着参考答案批改下来,果然又错了好几题。

    “唉,”阮谊和低声叹气:“太蠢了。”

    正当叹气之际,余光看到有人走到她这张桌子的空座位旁边。

    阮谊和抬头一看……居然是言征……

    他提前回国了?!

    她怔神片刻,才呐呐开口:“…老师好。”

    言征笑了笑,问:“可以坐在这儿吗?”

    “嗯嗯。”阮谊和点头。

    图书馆里很安静,两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都在忙各自手上的事情。

    阮谊和一如刚才平静模样写着作业,心跳却不自觉地暗暗加快了。

    ……太奇怪了,高三最后一个月,每天晚上坐在言征旁边补习物理都能心绪宁静,怎么现在只是和他同座一桌就心跳这么强烈了……

    言征修长的手指在笔记本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于无声之中透着专注与宁静。

    他正垂眸看着屏幕,阮谊和忍不住偷偷多看他一眼。

    言教授这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阮谊和悄悄犯花痴,忘了自己堆在桌上那小山般高的作业……直到……

    言征忽然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阮谊和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盯着言征看了半天了,她尴尬地迅速低下头,抓着笔在纸上假装写字做题……

    然而脸上却迅速升温,从脸颊一直红到耳垂。

    此后的几个小时里,阮谊和像一尊雕塑般定在座位上,埋着头学习,完全不敢抬头看正对面坐着的男人。

    这个座位在风口处,又偏僻又阴冷。再加上本来衣服穿的少,阮谊和冷得打哆嗦,连牙齿都在轻颤。

    最后实在冷的受不了,她快步走到窗户边想关上窗户。

    偏偏这窗户和她作对似的,怎么拉也拉不动,卡在那儿,任由冷风呼啦啦地灌进阮谊和的衣领和袖口。

    她冷得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关窗户的那只手也冻红了。

    正当她杠上了似的拉那扇窗户时,身后的人帮她轻而易举地把窗户关上了。

    ……哦,窗户上边有个定住的栓,得先把栓松开,窗户才能合上……

    阮谊和严重怀疑自己今天是被冷风给吹傻了,全程智商掉线。

    帮她关窗户的人,当然是……言教授。

    两人现在一前一后这个姿势……有点暧昧,至少阮谊和这么觉得。

    言征现在就站在她身后,刚才伸手拨开那个窗栓时,无意间碰到了她的发丝。

    别桌的人远远看到这一幕,甚至有种言征从背后抱住了阮谊和的视错觉。

    阮谊和面红耳赤,和言征隔的这么近,不禁怀疑自己的心跳声都要被他听到了。

    就在她准备回位的时候,言征却拉住她,然后给她披上了自己的浅灰色西装外套。

    西装外套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让阮谊和被冻得发颤的身体捂热。

    “多穿点衣服。”

    言征的声音低醇悦耳,听得阮谊和浑身都酥了。

    不行!她怎么能这么花痴啊……要保持理智啊!

    于是,阮谊和就穿着言征的衣服,回到座位上写作业。

    他的外套好像有点太大了,阮谊和悄悄把外套衣袖卷了好几卷才露出手来,便于写字。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两人竟然同时完成了手头上的任务,言征将电脑关机的时候,阮谊和正好在清理书包。

    走出图书馆,终于没了刚才那种沉寂的气氛。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呀?”阮谊和环着他的腰,把他搂的紧紧的。

    “生日快乐,”言征笑意氤氲:“我的傻姑娘终于长大了。”

    他为了给她过生日,前些时日不舍昼夜地工作,总算是圆满完成了科研项目,提前回国了。

    年轻有为的言教授又发布了一篇最新的学术论文,在物理学界引起了往这方面钻研的狂潮。可惜言教授家的傻姑娘对物理一窍不通,看那篇论文像看天书,也不明白那篇论文对学界的影响意义有多大。她唯一看得明白的,是论文上那个名字——“言征”。她爱的人。

    “怎么哭了?嗯?”言征轻声问:“谁把阮阮宝贝惹哭了?”

    “呜呜呜……”阮谊和泣不成声:“谁、谁让你突然回来给我过生日了……”

    不仅是个傻姑娘,还是个小哭包。

    言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在寒冬的晚风里深拥他的小娇妻。

    图书馆门口这一幕不知虐杀了多少单身狗,让多少爱慕言征又或是暗恋阮谊和的人心碎……

    有人偷拍到这一幕,发到校园论坛上,立刻成了Q大最热议的话题。

    有人说,阮谊和是人生赢家,竟然能小小年纪就抱走了男神言教授。

    也有人说,想追男神,首先得有阮谊和的长相和身材。

    但不论如何,所有人都在祝福这一对师生恋。

    因为他和她站在一起,实在太般配。

    ps:故事就这样结尾辣~会放两篇番外的,一篇新婚,一篇婚后,番外基本无剧情,纯肉。

    嗷,开始玩微博了!微博名也是小小奥妮芙!欢迎私信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