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杀徒证道的师尊(98)

      白雀靠在半截枯树上,额上白绸在风中飞扬,穆郁站在他身旁。
    已是深秋,大亮的天光仿佛蒙着一层寒凉的烟,秋霜一层绵延四落,如薄雪轻轻,灰与白,凉与皑。
    单照恹恹地拄着一截枯枝,耳坠上浅金色垂须晃动,鬓角一缕银白没入发髻。
    几人望向天边的师尊,她在陪着那个少年胡闹。
    他们了解自己的师尊,了解她每一个言语动作的含义,更甚于了解自己,他们心照不宣地缄默,心照不宣地收敛打量的目光。
    穆郁忽然道:“听说玄秋剑宗正在着手编纂修真界纪年史。据说载体材料,用的是从一个新开的秘境中取出的灵木皮,水火不侵,可耐千千年。”
    白雀好奇地歪过脑袋,“为什么要编纪年史?有那么多活了很久的大能,修真界所有的事,都会有仙尊们记得。”
    穆郁垂头看向长不大的师弟,他这一辈子都只会是这样的孩童模样了,穆郁笑了笑,被毁去的半张脸,藏在厚厚的长发下,露出半边侧面昳丽动人,“你看日升日落,春生秋收,单凭人力又能记得几何。千万年后,谁会记得在时间之海中,淹没的百年之人。”
    程反扛着一根缀满了红柿子的树枝走来,随手摘去凌乱长发上的枯叶,饶有兴味:“那玄秋剑宗想要名垂千古?若是他们真的做成了,待千年后我们都作古,此间怕是只会记得曾有一方玄秋剑宗。”
    “呵……”
    单照漫不经心地剥着手中的枯枝,忽然侧过脸,低垂着纤长的眼睫道:“便被记住了又如何。还能复生不成。”
    程反正在摘柿子,闻言丢了一个给单照,贫道:“别这么神神秘秘的,你又看着了甚么?都是自家兄弟,不妨说出来我们听听,兴许还有招。”
    白雀点点头,撕开柿子皮,露出橙红鲜美的柿肉,小心嘬了一口,嘴角黄黄地,“对呀,单照师兄,你的卦又不准的。”
    单照瞥了他一眼,把玩着手中的红柿,看向天边,晴冷的光落在他眼中,那浅浅的眸色稍稍晃动,如被风吹皱的一方湖面,影色漂泊,“我看见了末法时代。灵气干涸,修士白头,灵兽奔死,天地大灾。届时万事万物尽皆归一,乾坤重写。”
    “那时,还会有人关心什么千年前编年史上,几场无关紧要的云雨晚照、群星璀璨吗?”
    天穹贯穿的秋风刮过枯败的山林,秋霜掀落,败落的茎叶折断。
    苍穹下渺小的雾峰众人,仿佛无色山水中,逐渐被吞没的微茫绿点,天道转运,宿命的齿轮严丝合缝,一切都在缓慢悠然,时空势不可挡地奔赴,众生平等如蝼蚁,无所谓结局好与坏。
    半晌,穆郁打破寂静,轻声:“千年后会是怎样,我并不关心。我会与师尊一起飞升。”
    白雀重重点头,双眼明亮:“我也是!”
    程反吃柿子从来不剥皮,他歪着眼角瞧三位师弟,不客气地道:“师尊已经渡劫期了,以你们的修为能同期飞升?踩着飞剑都赶不上吧?”
    白雀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师兄,我会努力修炼,以后再也不偷懒了!”
    穆郁拂拂衣襟,尖挺的鼻骨下,完美的唇形翘起,一半晔丽,一半被毁掉如恶鬼的,在黑与白的对映下,有着难以言喻的诡魅,“万一,就有机会了呢?”
    程反不知想到什么,冷下坚毅的眉眼,瞪着他:“你凡事最好冷静些!”
    穆郁闲闲用长发遮住那一半丑陋的半面,显出白皙的侧面如天神描摹的笔触,在微凉的清秋下有着不真实的美感,“师兄忘了,在众弟子中,我向来是最懦弱冷静的。”
    “偏激起来也不输任何人。”程反冷笑一声,砸去一个柿子。
    穆郁侧身躲开,顺便夹起白雀,逃开来自程反的密密麻麻柿子攻击。
    单照处于战损状态,行动不便,被误伤,气得举着拐杖追着程反打。
    王泠一在溪边拭剑,几名弟子围绕着他。
    他的发冠与服饰都打理得一丝不苟,飘逸清淡,似一位可随时定格,被造物主反复斟酌的画中人。
    他们不知从哪刨出了一些红薯和土豆,正在架火烤,一个个精力四射的年轻小伙,脸颊被火焰映得红通通的,看到不远处程反师兄在打闹,还叫着喊他们过来吃土豆。
    春晓与慕容宁落地时,红薯也恰好飘香,王泠一收剑入鞘。
    慕容宁修为低微,运动一番,额上出了一层薄汗,面颊和嘴唇都粉嫩嫩的,如一颗鲜嫩待摘的樱果。
    讨厌的。众人不约而同忽视了他,请师尊坐在火边吃红薯。
    慕容宁也不在意,他知道,上门女婿不招人待见,他自觉搬了块石头,挨着春晓儿坐下了。
    坐下后,他开始摆弄传讯玉牌,“啊,我爹娘到了!”
    话音落下,天空中迅速浮来一片宝光彩霞,是顶级法宝的光辉,一架巨大的通行飞船奔驰而来,较那飞船更快的是两位御剑的华服人。
    慕容宁坐在石头上,仰起脸看,下一秒就被迎面而来的夫妇扑倒了。
    容颜姣好的慕容家主夫妇二人,搂着慕容宁,心肝宝贝叫个不停,一边关心他有没有受伤,一边不停给他空间链里面塞东西,那娘亲心疼都要掉眼泪了。
    慕容宁被爹妈搓得小脸通红,费劲地挣脱他们,给他们介绍自己的未来道侣,“这就是我信里面和你们说的朱白仙尊,我的心上人。你们快看,这就是我家春晓儿,我一定要和她过一辈子!我们约好了,要一起飞升,还要生好多好多孩子!”
    慕容夫妇又看向春晓,一脸惊艳的笑容,目光不带压迫,完全被儿子蒙上了滤镜,热情地给春晓的乾坤袋塞东西。
    “晓晓儿真好看,我儿眼光真好。”
    “真是年轻有为,以后就劳烦晓晓多照顾我家长幸了……”
    春晓张张嘴,完全插不进话。
    后续赶来的几百名慕容家修士,随船落下,整齐列队。
    一众慕容家高阶修士们,实力高强,自信满满,法宝法衣珠光宝气,豪气十足地将这群穷酸的雾峰人包围了。
    白雀撅了噘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