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836:重感冒

      被严令禁止后,周远川总算不再提‘血缘’的那些话了。
    乔桥也是深感心累,周先生哪儿都好,就是在人伦道德这方面完全我行我素,想想也正常,连法律对他的约束力都有限,更何况看不见摸不着的道德?
    也幸好他搞的是天体物理,要是像波赫家族一样专精克隆人,世界绝对会乱套的。
    “宋祁言要下礼拜才能回,算算也就还有两三天了。”
    吃过饭,佣人端上甜品,乔桥也拿了一块小蛋糕一点点往嘴里送。
    “好辛苦,连年假都不能安心休。”
    周远川摇头:“他跟我工作性质不一样,我的活儿放一放也没什么,他的不行。”
    “不过算一算,你的休假也快结束了吧?”
    “是,所以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
    乔桥‘咦’了一声:“需要我帮忙吗?”
    “嗯,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周远川斟酌着用词,“年后我要去山里待一周左右,收集仪器观测到的数据,一般会有个生活助理跟我一起,我想了想与其带别人不如带你,任务也不繁重,权当散心了。”
    “数据这种东西不是坐在办公室里等它自己传送过来就好了吗?”
    “平时是这样,但那批仪器恰好到了服务年限,我得现场勘测一下,确定新的更换仪器方案。”周远川有些无奈,“这批仪器精度和复杂度都太高了,能完成这项任务的人中我是最年轻的,我总不好让那些六七十岁的老人代劳吧。”
    他伸手过来握住乔桥的,弯起嘴角:“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呃,我一个外人跟着不太好吧?”
    “山上只有一个观测站,平时留三名工作人员值守,除了条件艰苦一点,别的都很轻松,他们也不会乱说什么。”周远川想了想又补充道,“安全问题也不用担心,张队长会跟我们一起。”
    乔桥想了想,未来几天自己还真没什么事,跟着周远川出去也未尝不可。
    “好吧,我们什么时候走?”
    “等宋祁言回来的第二天吧。”男人开心地凑过来在她嘴唇上亲了一下,“我要是不打招呼就把你拐跑,他会生气的。”
    结束用餐后,乔桥还是放心不下梁季泽,便从佣人手里接过‘病号餐’,亲自给他送过去。
    房门没锁,里面也静悄悄的,乔桥穿过外间的小客厅,止步于卧室门前,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敲门,而是轻手轻脚地推门进入。
    卧室里非常昏暗,窗帘紧闭,只有漏出的一点光能看到床上拱起的一个人形,听到开门的声音这个人形微微动了动。
    “小乔吗?”梁季泽鼻音浓重,瓮声瓮气的,一听就是重感冒无疑。
    “你怎么知道是我?”乔桥把餐点放到床头。
    “唔……”梁季泽艰难地坐了起来,他裸着上半身,被单顺着他的胸口一路滑到腹肌分明的小腹,而且因为处于发烧状态,浅蜜色的皮肤上闪动着一层淡淡的水光,看起来无比可口。
    乔桥迅速移开视线,转而去盯碗里的米粥,仿佛里面有一条鱼在游弋。
    “因为只有你进来了……”他有气无力地靠着床头,“佣人会把饭放到外面。”
    “诶?他们都不照顾你吗?”乔桥愤愤不平,“哪有这么做事的,我一会儿就去训他们。”
    “我不喜欢……他们进来。”
    “但是你生病了啊。”乔桥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吓了一跳,“怎么这么烫?你按时吃药了吗?要不叫医生来给你挂个水吧?”
    梁季泽握住她的手,拽到自己嘴边亲了一下:“不,我要……等你回来照顾我。”
    “喂,你这是在拿身体开玩笑啊!”乔桥无奈,“幸亏我回来早,要是再拖几天你要烧糊涂了!”
    “我……不管。”
    生了病的男人身上少了平时的跋扈和傲慢,反而变得脆弱不少,他用脸轻轻蹭着乔桥的手背,像是撒娇,又像是贪图她身上那一丝凉意。
    乔桥无奈,拽过旁边的枕头垫到梁季泽腰后,好让他躺得更舒服些:“不说这些了,先吃饭,吃完饭再喝药,蒙着被子睡一觉。发出汗来就好了。”
    梁季泽乖乖点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她。
    乔桥;“……”
    算了,本以为只是小感冒,没想到烧成这样,她也做不出让高烧患者自己吃饭的事,好人做到底吧。
    她舀起一勺米粥,轻轻吹了吹,再凑到唇边试试温度,确定不烫了才喂给梁季泽。
    男人听话地张嘴,一口一口地吃着。
    不过很快他就摇头不吃了,生病中的人胃口不振,吃不下多少东西。
    乔桥看他这么萎靡,心情十分复杂。
    要是梁季泽像平时一样对她,她肯定把饭放下掉头就走了,但男人偏偏摆出这么一副可怜兮兮,没人管没人照顾的样子,仿佛乔桥一走就会当场断气,让人没法视而不见。
    唉。
    乔桥深刻理解了那句话,好人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而坏人只需放下屠刀就行了。
    “来,把药吃了。”乔桥彻底认命,温声哄着,“冲剂有点苦,但效果好,你忍忍吧。”
    “喝完……可以亲亲吗?”
    乔桥表情有点龟裂:“都这时候了,就别惦记这个了吧。”
    “不亲……就不吃。”
    乔桥当即投降:“好好好,吃完药就能亲亲,奖励一个大亲亲!”
    男人将药碗里的汁液一饮而尽,苦得眉头紧锁,但即便都这样了,还是抻着脖子要跟乔桥接吻。
    乔桥叹服于他的执着,只能在梁季泽嘴上‘吧唧’亲了一口。
    “满意了吧?可以休息了吧?”乔桥哭笑不得,“你怎么一生病就变成小孩子了。”
    “嗯,睡觉……”梁季泽重新躺下去,他的脸上因为高热而烘得发红,面部也有些浮肿,看着跟胖了一圈似的,不过脸都变成这样了,竟然也丝毫无损他的俊美,不愧是娱乐圈No.1的骨相脸。
    乔桥帮他掖好被子,又调低了室内温度,看差不多了,便准备端着餐盘出去。
    “不舒服……”床上的人又开始哼哼。
    乔桥停了动作,连忙走过来:“怎么了?”
    “身上黏。”梁季泽睁开眼睛,可怜地看着她,低声道,“我想洗澡。”
    “说什么胡话啊!烧成这样怎么可以洗澡!”乔桥立马否决,“想都别想,给我老老实实捂着被子发汗。”
    不自觉地就用上了命令的口气,开始把梁季泽当小孩子看了。
    她这边不松口,男人也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睛,努力忽略身上的不适。
    乔桥看他这样,心又软了,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温声道:“你几天没洗澡了?”
    “三天……”
    三天?!
    乔桥抽了口气,对于经常要面对镜头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恐怖了。
    难怪他要洗澡,身体的不舒服还在其次,主要是心理上更难受吧。
    “这样吧,我用毛巾帮你擦擦好了。”乔桥放下餐盘,腾出双手,“也算物理降温,能帮你退烧。”
    她去卫生间打来一盆凉水,将毛巾深深浸润再拧干,然后扶着梁季泽坐起来,从脖子开始擦拭他的皮肤。
    冰凉的毛巾一覆上去,男人就舒服地深深叹息了一声。
    他鼻子不通气,因此嗓音听着跟平时不太一样,缺了几分低沉,但添了沙哑,这么一叹听在耳朵里真是相当的性感,连习惯他声音的乔桥都不由自主地心神一荡。
    好不容易擦完上半身,马上就轮到被单下面的部分了。
    乔桥不想继续擦下去了,但干活干一半也说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掀开一点被子,心想下半身就潦草一点算了,随便擦两把拉倒。
    结果手伸进去一摸,她脸瞬间绿了。
    “你你你你你怎么不穿裤子!”
    “嗯?”梁季泽迟钝地抬起头,“很热。”
    “很热也不能连内裤都不穿吧?!”
    “?”男人无辜地看着她。
    乔桥无奈望天:“算了,我就擦到这里了,你好好休息,要是觉得不舒服再叫我吧。”
    “小乔……不要走。”
    “不行哦,药也喝了,澡也洗了,你该睡觉了。”乔桥不为所动,转身收拾毛巾和水盆,“我晚点再来看你。”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腰上一沉,一股大力袭来,整个人失去平衡地一屁股坐到了床上,接着眼前一黑,梁季泽展开被单把她蒙进了被窝里,重重压在了身下。
    乔桥:“……”
    不是高烧吗?不是浑身无力吗?这力气你说身体不适鬼才信啊!!!
    “你干嘛!”乔桥奋力推他,“你疯了?!”
    梁季泽长长地喟叹了一声,脸埋在她肩窝处来回磨蹭:“好凉,好舒服。”
    “喂!放开我!我要生气了!”
    但是意识模糊的男人已经听不进去任何话了,他本能地寻找着更清凉的东西,乔桥的衣服前襟几下就被扯开了,乳罩也被轻易解开,梁季泽贪婪地将身体贴了上去,像酷热折磨中的动物找到了冰块那样,贴得不留一丝空隙。
    他确实没力气了,但身体自重摆在那儿,一个成年男人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压在乔桥身上她也推不开。
    救命!
    乔桥感觉自己快窒息了,她一口咬在梁季泽肩膀上想让他清醒一点,但男人仅仅只是晃了晃而已。
    下一秒,他重重吻住了乔桥。
    得,唯一能动的嘴也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