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终章

      春节几天,在苏停不断的敦促下,林川澈选定几所目标院校后,开始重拾相机准备作品集。
    尽管那个共枕眠的晚上,苏停以过来人的身份讲的一番建议无比理性。
    可每当她想到,半年之后两个人将相隔两国,还是会生出一些怅惘。
    假期一过,苏停重回公司,开始上班。
    这两个月,苏停不再打钱回家。苏家父母着了急,每天用公共电话打过来纠缠。苏停并不理睬,打开手机录音后,直言让他们还钱,再任由他们发泄,最后再挂断。
    这一套流程,循环往复,出现得越发频繁,也越发心烦。
    一开工,苏停便央请林川澈帮忙介绍的朋友许闻,一个几乎百战百胜的年轻律师,带着一系列证据——包括写明了打款账户的谅解书、通话录音等,以及愿意帮忙作证的警察,前往法院提交并诉讼。
    一周后,法院传票到达苏家。
    一个月后,法院开庭,苏停方胜诉。
    那天,苏停并未出席,所以苏父苏母反应如何,她并不清楚。
    只是在那个仲春的晚上,苏母拨来电话,咬牙切齿,“你这是要逼死我们?行,要死咱们娘俩一起死!我明天就去你公司找你去!”
    第二天一早,一颗心惶惶乱跳,她和林川澈简单吐槽了几句,才稍稍缓和了些。
    一上午精神恹恹的,午休时,苏停趴在桌上小憩一会,可睡得也不安稳,朦朦胧胧中似乎听到办公楼下大声的吵闹。
    睡意最终被一通来自警察的电话打破。
    苏停匆忙赶过去才得知,睡梦中那嘈杂声音并不为假,来自母亲。
    审讯过后,警察告诉她,苏母中午到她公司门口闹事,拿着个大喇叭哭闹着她女儿的“不孝罪责。”
    当然,由于从这天开始,公司保安开始严密巡逻,很快将她发现并制服,最后送到警局。
    许久未见,苏母坐在凳子上,满身灰尘的看向苏停时,精明含泪的眼眸中有恨有怯,最后在得知面临15天的行政拘留后,全都化为哀求,“女儿,妈妈错了,你能不能原谅妈妈一次,帮忙求求情吧。”
    苏停狠下心,咬着牙摇摇头,“妈,你们犯的错,我不可能一次又一次地原谅。如果你下回再来闹,我一定亲自报警。出来之后,按照法院判决,你和我爸一个月内,把那二十万还给我。不然,到时候强制执行的话,肯定影响到你们的宝贝儿子。”
    她说的缓慢,到了最后,几乎是一字一句。
    讲完,苏停别过脸低头签字,不顾身后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转身离开。
    *
    一番奔波下来,再次回到公司,已经快要下班。
    刚坐回位子上,椅子还没坐热,就被邻座的同事通知,“苏停,A1房间,咱们老大找你开会呢。”
    毕竟在公司楼外出了这么一桩子事情,苏停内心不免惶然。
    她快步走去会议室,凝凝神,深呼口气,然后敲门。
    里面很快传来声音,却并不是部门老大,而是公司一把手,林玲。
    苏停不由愣住——
    这些天里,尽管已经开始习惯了林玲知情一事,但毕竟是她的上司与雇主,苏停到底还是有点惧怕与别扭。
    苏停咬了下唇,走了进来,迎面而来的便是林玲审视的犀利目光,就如同她第一次去林川澈那儿面试一样,仿佛要将人看透。
    寂寞无声了大约几秒钟,林玲指了指桌前的椅子,“请坐。你妈妈的事情,处理好了?”
    苏停忙不迭道歉,“是的已经好了。非常不好意思,林董,因为我的私事给公司造成不便。”
    “没关系。”林玲摇摇头,“只不过,你有想过以后再出现这种事情,该怎么解决吗?”
    “再遇到我会继续报警的。”
    “我是说,如果一直闹事的话。”林玲沉吟片刻,垂眸看她,“苏停,有想过离开这吗?”
    “离开?”
    眼前的女孩脸颊顿时煞白,林玲才发觉自己的意思有些疑义。她罕见地笑笑,缓和气氛,“放心,不是那些烂俗狗血剧,让你离开我儿子。也就是这半年,他才终于不再是生气乏乏,做什么都了无兴趣的模样。苏停,我很感谢你。”
    苏停面上泛起红意,咬着唇不知该如何应答。
    紧接着,一张A4纸被林玲推到她面前。
    “我们公司下半年,外派到美国的一个工作机会,感兴趣吗?”
    苏停眉心一跳,抑制不住内心的惊异,正要回答,这时,半掩的门被人推开。
    她们一齐回头看去。
    林川澈拎着个黑色背包,斜斜地站在门外,细碎的黑发撒在额前,唇角微微地勾起,半开玩笑道,“老妈,下班了还要喊员工训话?”
    他慢着步子走过来,两只胳膊抵在苏停椅背上,低下身,“啧,小可怜,不会反抗资本家吗?”
    尚有林玲在场,苏停窘迫到无以复加,脸颊热到发烫,声音小得像蚂蚁,“林川澈——”
    “看,6点12分,真下班了。”林川澈扬扬手机,拉着苏停站起来。
    然后,他抬头笑向林玲道,“妈,待会还得补英语呢,我们先走了。”
    *
    仲春时节,暖风轻拂,夕阳煦煦。
    这样一对青春男女携手走进熙熙攘攘的人流。
    女孩红着脸,语气轻嗔,“林川澈,今天不是周二,也不是周四,不用补课。你撒谎。”
    男孩捏了捏她的手,笑得坦荡,“是。所以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