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翅膀硬了(1900珠加更)

      他唇角的笑彻底消失了。
    洛水有些害怕,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这般说,但心下却是坦然。毕竟以往她做那些事,这鬼是一直都知道的,也从未因为此闹过别扭。
    想到这里,洛水气壮许多。
    “我得去看看,”她说,“他们说大师兄这阵子总往闻天峰跑,我觉着很是可疑。”
    “哪里可疑了?”这鬼胳臂不动,面色亦分毫不动,“我倒觉得十分合适。单论剑术,以伍子昭之能,同辈弟子中大约只有闻天峰的几位才能同他一试。他既然想‘取剑’,去那闻天峰寻人岂非再自然不过?”
    洛水咬唇:“可是那闻天峰有掌门,还有那天命之子,这月晦刚过他就主动上门,万一露了行迹……”
    “所以你担心他?”
    “我才没有!”
    公子哂然:“我劝你收收这无用的担心。你那大师兄还算聪明,他既然敢去,便必然不怕露出马脚来。倒是你,已经回来了,不好好歇着,就这般着急去找他?”
    他说到这里冷笑一声:“到底是师兄师妹,这感情缘分当真是天注定的,旁人羡慕不来。也不知你那‘青先生’知道你这嘴上念着一个,心里又记着另外一个,该作何感想?”
    洛水被他这一串阴阳怪气说得愣住,第一反应是“这事和前辈有何干系?”,再回味过来他是在暗讽季诺之事,当即面上和心里都被撩起了火来。
    “什么感想不感想的?”她反唇相讥,“我同谁在一起,又要睡哪个,可不都是多亏了你?”
    见公子面色愈寒,洛水忍不住瑟缩,又隐隐尝出一丝痛快来,就好似这般话已经在心底藏了许久,只等这样的时机一股脑倒出来。
    “你有什么资格别扭生气?又凭什么拦我?”她讥道,“哦,若是你有什么计划,或者预见了什么‘血光之灾’,大可同我说说,我也不是那般不讲道理之人。”
    “怎么?又是天机不可泄露么?唉,我倒是可以同你说说,我为何回来又出去。”
    洛水说着从公子怀中挣脱出来,拔下头上的簪子,在他“眼前”挑衅似地晃了一晃。
    “掌门同我说此物为历代天玄掌门所传,最是能驱妖辟邪,还嘱咐我一定要时时带在身上,以防我为那‘青鸾’所害。可他哪里知道,我这身边早就是妖鬼俱全呢?”
    “若不是担心此物有异,害了我身边这些妖魔鬼怪,我又何必特地回来,想要先收在屋中?”
    “对,我就是要去见大师兄。至于你,爱去哪,爱回哪,我管不着,你也莫来管我。”说罢就要将那簪子往桌上掷去。
    可她刚一动作,手腕便被牢牢地抓住了。
    洛水正要再讽,却惊恐地发现公子竟抓着她的手直往他胸口刺去。
    她骇得惊呼一声,死命挣扎。
    公子低头将她的唇堵住,半分躲避的机会也不给,就这样引着她的手,一点一点地将那簪子刺入胸口中。
    待得只剩最后一点簪尾,尝得唇齿间尽是苦涩腥甜,他方才低声笑了起来,舔了舔她的唇,漫不经心道:“哭什么?可惜我这死鬼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不然这一下大约真就解脱了。”
    洛水闻言眼睛张得愈大,眼泪忍不住又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她很想大声骂他:她何时说过要让他去死了?他为何要这般吓她?他……
    她忽然想起什么,低头去瞧他胸口,那处却是半分异样也无。
    “你、你……”洛水嘴唇颤抖。
    公子扯了扯唇角:“你总也不愿信我,旁人随口一诓你便当真……呵,你平日骂我是鬼也就罢了,谁告诉过你我是妖邪了?”
    说罢他若无其事地将簪子拔了出来,稍一用力,那物便在他指下断成数截,尽数落在地上。
    他一把抓住她回缩的手,将她僵硬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把方才把玩的那枚玉石珠子放入她掌心之中,再帮她好好收拢起来。
    “此物虽不及那七件至宝,却也是件难能的灵物,权当我这几日借你灵力一用的谢礼罢。”
    “并非我贪图你灵力,只是你我一体双魂,在取得分魂剑前,要彻底切断这灵与识的联系却是困难——不过你放心,今日之后我自有办法,倒也不会拖累于你。”
    他说话同往常一般,半分疾言厉色也没有,语气比之寻常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柔和郑重。
    可洛水宁愿他冷嘲热讽、阴阳怪气,也好过这般假模假样。
    她甚至想冲上去挠他骂他,让他好好说话。
    然这样的念头刚起,她便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转了个向,面对门口。
    背上传来一股柔和的力,轻轻一推,便将她送至了门外。
    “去吧。”他说,“既是翅膀硬了,总要自己去飞一飞。我不拦你了。”
    ……
    “伍师兄,你这是……?”季诺露出忧虑之色。他今早本是出于礼节去信,晌午之前也不见伍子昭回讯,以为他尚在闭关之中。不想眼看这再有一个时辰便要结束,伍子昭反倒出现了。
    对方虽精神瞧着不错,然面色苍白,眉间隐含郁色,连吐息似都有些不畅。
    伍子昭坦然点头:“昨日修炼急于求成,确实遇上了心障。”
    说罢还特意冲场上尚在对练的凤鸣儿、青俊扬了扬下巴,玩笑道:“贵峰高徒日进千里,我这压力巨大岂非再正常不过?”
    季诺闻言愈发忧虑:“师兄说笑了。我等修行之人最怕遇上心障,若是处理不好,便成了心魔劫数,最是难过”
    他说罢又面露愧疚之色:“师父总言我不必要的客套太多,我还不明,自诩是‘礼’字当先。今日方才明白……师兄实不必为我这点浅薄之礼勉强前来。”
    伍子昭面露讶色:“季师弟为何会这般想?这修炼之事本就是相互促进,我自是为了切磋而来。且我这人季师弟也知道,旁人都道我好说话,其实最是无利不起早。若非此行收获颇丰,上次交手后你们大约就见不到我了——我只会同你们说‘祭剑事务繁忙,恐难日日相聚,不若下次一定’。”
    他这调侃一出,季诺亦忍不住笑了起来,心头忧虑终于散去,亦识趣不再追问,转而接道:“那大师兄今日专为刺探敌情前来?”
    伍子昭点头:“自然。”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哈哈一笑,自在一旁席地坐了。
    他们远远瞧着小神兽化作一团金影,在凤鸣儿身遭灵活闪跃挪腾,后者则步法轻灵,飞剑随心而动,将那虚中之实的攻击一一从容拦下。
    季诺叹道:“我刚拜入师门之时,还恃才傲物,如今见着我这师妹,方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说话间,目光一直落在那道青衫的身影上。
    伍子昭瞧了两眼,心下有数,脑中晃而过另个身影,目光亦柔软下来。
    他思索了一会儿,状似不经意叹道:“同样是小师妹,我那洛师妹就不爱同我一道切磋。”
    季诺闻言愣了愣,问道:“伍师兄说的可是洛水……洛师妹?”
    伍子昭假作惊讶:“我这洛师妹平日连祭剑都不爱出,原来竟这般出名么?”
    他说着又露出几分懊恼:“是我失言了。若是小师妹听我这般编排她,指不定又要同我生气。”
    季诺何等聪明的人物,一下便听懂了两人关系匪浅,再瞧伍子昭眼神不闪不避,笑叹道:“伍师兄何必试探于我?我同洛水妹妹确实是认识的,亦曾有过婚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