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我想看h

      穴肉颤抖地容纳了长驱而入的异物,亲密摩擦带起的快感接上了高潮的余韵,肏得宁静意几乎想后退。
    她短促地叫了一声,被操得错乱,可惜退无可退,只能生生吃进了整根,挂在了谢时序身上。
    少女温软湿热的穴肉亲密地吸附上来,谢时序一窒,差点当场交代了。
    他深深地吸气,憋着一口气等射精的欲望顶峰过了,才敢有动作。
    他试探着挺胯顶弄了几下,马上感觉到与他阴茎相连的少女因为被抽插操干而忍耐地起伏喘息。
    他低声问:“师姐?”
    宁静意有气无力又泪眼朦胧地瞪他,被他的抽插操得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宁静意这副全然被他掌控的样子极大地满足了谢时序某些不为人知的需求。证据就是,宁静意痉挛着感到被她含着操她的东西又硬了几分。
    谢时序掐着她的腰,一下快过一下,阴茎顶开软肉,狠狠地抽插奸她,时不时还要黏糊糊地问她:“是这里吗?”“还是这里?”但不用宁静意回话,少女情动地痉挛就是最好的回答。宁静意被谢时序打开了。
    太舒服,宁静意面色潮红地攀着他的肩膀,在温热的泉里感觉自己也化为了一扁小舟,随着一下又一下的顶弄被水流抛起又落下,抛起又落下。
    她难以忍受般侧过脸去,身体却很诚实,哆嗦着享受既淫乱又快乐地作弄,乱七八糟地喘息。她现在的表情一定淫荡到让人没话说但,真的太舒服了,宁静意被奸得脑子都化了。
    谢时序侧耳:“怎么了?”
    宁静意被他顶得又散了一口气,贴着谢时序的耳勉强地问:“刚刚……啊!到底……哈啊…先别顶我!……呜哼……啊……是…嗯……是什么东西……啊……”一句不长的话,被迫破碎成了含混的叫床声。
    她恼了,夹得谢时序一激灵,也不知道算惩罚还是奖励。他一边顶胯按节奏插她,一边含混地问道:“你真想知道?”
    宁静意点头。
    停顿了一秒,谢时序从她体内退了出来。她背靠石壁,迷茫地感受肉柱的抽离,“哗啦”一声,被从温泉里抱了出来。
    她湿透了,在乱七八糟铺了一地的衣物毯子里泅出大片水渍。还没等她开口问谢时序想做什么,少年拉开她的腿,从背后禁锢着她,把她摁在了自己的胯上。
    一整根挺如烙铁的坚硬物什,被谢时序毫不怜惜地奸进了她的淫穴里。
    太深,她毫无防备地被长驱直入,却被身后的人按得动弹不得,只能崩溃地被身下的男茎奸到身体最深最敏感的要处。过量的快感激地她向上一抛,身体却被本能唤醒,下意识支起腰迎合套弄了起来。
    谢时序!
    宁静意的两条腿被谢时序提着打开,她被操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一边喘一边呜咽地惊叫:“你……啊……你做什么!”
    谢时序自背后亲她脖子,不回答她的话,反而含笑说:“师姐你看。”
    她被迫见逐渐平息的水面倒映的淫荡一幕,浑身赤裸的少女被身后人抱在怀中,双腿大张,姿势别扭得像凡人哄小孩把尿,行的却是世间最淫靡的性事。二人皆未着寸缕,因此一眼就可以看到她腿间嫩红穴肉被肉茎进出抽送,捣弄相连间带出粘稠晶亮的沫来。
    她对自己在做什么倒是心里有数,但乍一以其他视角直面自己现在有多不堪,还是有点太刺激。羞耻心令她的敏感程度更上一层。她偏过脸不欲再看,但偏要谢时序把玩她被吸肿的浑圆奶子,迷离地说:“师姐,你现在好美,你不想仔细看看吗?”
    水影中,只见少年的手慢慢没下,捏上了被侵犯的穴口上方的肉粒,阴茎奸淫她,那柔韧雪白的手便鼓动地揉,少女的躯体不由自主地下沉,难堪地欲蜷起腿。“啊……”水中少女咬着唇,精神好像达到了极限,欲并拢腿逃走,却动弹不得,被更狠地揉弄扣押在原地。
    谢时序感觉到身前的柔软躯体忽然抽气,异常地颤抖,料想她是又要到了。少女紧致的穴肉收缩颤抖,粘稠湿热,刺激得他几乎想叹气。
    宁静意开始挣扎:“要……啊嗯……要到了……放我下来。”
    谢时序说:“嗯……就在这里喷出来,不好吗?我想看。”
    高潮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几乎难以抑制,加上谢时序一直说点有的没的软化宁静意的神经,她本就不高的底线慢慢降低。
    要到了,真的要到了,谢时序总是盯着她得劲的地方顶,她眼前一黑,快感难以自抑,山崩海啸般席卷而来。她“呜”地一绷,终于妥协,像尿了一般,淅淅沥沥投下无数涟漪。
    宁静意失神地看着水中倒影被切割破碎的模样。
    *意思是我觉得有些人有点抖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