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昭然 j iz ai12. co m

      算起来,这天是乔荻来祁盏公司的第三天了。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在饭店外面相遇之后,她的脑袋里全是他和裴乌蔓两人在一起的画面。
    甚至有的时候,她会像一个窥淫者,站在阴暗的角落中窥探着属于别人的幸福。
    乔荻从未得到过祁盏那样的表情,就算在他们恋爱的时候。
    嫉妒和妄想在内心肆意滋长,如果她当时没有离开,现在的幸福是不是就是属于她自己的?
    乔荻让自己沉浸在黑暗中的欢愉里,仿佛只有高潮的那一瞬,这副身体才属于她。
    瘙痒……虽然乔荻并不清楚自己和祁盏见面之后能干什么,但她等不了了。
    她还特意仿照之前的自己,买了一件雪白的毛绒大衣,单纯明媚的像一个大学生。
    凭着之前徐特助带她来时的记忆,她找到了祁盏的公司。进了大堂里,乔荻也没有让前台通传,而是像等人一般地坐在休息区,盯着这里的人。
    头两天,她几乎见不到祁盏。
    只有一次,乔荻看到他被一群人簇拥着上了车,他们脚下生风,步履一刻不停。
    她也根本没机会靠近祁盏的身边。
    本来想放弃的,但是老天还是给了乔荻一个机会。
    这天,乔荻依旧踏进了这间明亮奢华的大堂。百无聊赖的上午,几百个无趣的人从她的视野中经过。
    正当她傍晚准备离开的时候,祁盏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身边只跟着徐助。
    本身乔荻还在犹豫,但她忽然发现男人放慢了脚步,甚至朝着一个方向望去,站定了脚步。
    她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见到了那个女人。
    哈————
    千载难逢的机会。
    ……
    身后的男人用力地扯着她,他的指甲已经陷进了乔荻手臂的肉中。
    乔荻的嘴角滴着血,鲜红的血液蜿蜒在她的贝齿之上。
    那血是祁盏的。
    她瞪着眼睛,像看到激动人心的场面一般,其中充满了狂乱。她的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急促地喘息着。
    “盏哥哥……”
    乔荻的声音嘶哑而颤抖,带着一种无法抑制的狂热,咬牙切齿地低语着什么。
    徐助甚至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乔荻听到祁盏惶惑地朝着那个女人喊了声”蔓蔓“。
    发生的所有的一切,甚至没有超过十秒钟。
    乔荻的肩膀忍不住在颤抖,但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兴奋的迷狂。好书阅读请到:j iz a i1 6. c om
    她摇着脑袋,冲出了桎梏住她的手,刻意地挑衅地回过了脸,直直的对上了裴乌蔓的眸子。
    ……
    一场戏剧貌似在裴乌蔓的眼前展开。
    短短的几秒钟,自己的男朋友被强吻至撕破了嘴唇。随后,女人被扯开,而祁盏则朝自己大喊。
    确实是不顺的一天,裴乌蔓想。
    不过,怎么是她?
    裴乌蔓皱眉看着那张脸,想到在游艇上的第一天。
    “我是本次聚会的发起人,乔荻”——裴乌蔓记得她是这么介绍自己的。
    当时,她和莉莉还对乔荻品评了一番。
    裴乌蔓觉得她温柔,莉莉觉得她的嗓音很恶心。
    所以现在的裴乌蔓自然而然地想到莉莉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你不觉得你俩有点像吗?”
    她抿着嘴盯着乔荻,发现后者恰好也在看自己。
    乔荻嘴上带着祁盏的血,浅浅地微笑着。
    如果是因为相像?
    一时间,过去的瞬间在裴乌蔓的脑海中渐渐清晰。
    虽然裴乌蔓当时并没有因为祁盏也在游艇上而感到意外,但今天的局面似乎为真正的原因平添了几分说辞。
    ——祁盏和乔荻是认识的。
    至于两人的关系——?
    裴乌蔓眯着眼睛打量着两人嘴角的血,试图在脑子里搜寻更多的记忆。
    她和祁盏相遇的去年夏天,琅城。
    裴乌蔓记得在莉莉向男人介绍完之后,自己和他对上了眼睛。
    本该是件抛之脑后的小细节,可是很少有人会在与陌生人见第一面的时候表现出怔愣的神情,偏偏祁盏当时就是惊讶地看着自己。
    当时男人的情绪敛得快,看不透。
    现在想来,是因为看到长相相近的人了吗?
    裴乌蔓还是不解,主要是她真的觉得自己和乔荻没什么相似的地方。
    祁盏正向裴乌蔓跑来,满心的焦急,这甚至让他的步伐变得有些趔趄。
    大堂里的人听到声音都向这边看过来,又很快因为主角是自己的领导而默默移开视线。
    祁盏嘴里喊着裴乌蔓的名字,他未曾坦白的事情昭然于她,他焦急又忐忑地奔向一个不可控不可知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