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执拗

      “为什么要着急走?”祁盏把裴乌蔓带进了办公室,咔哒一声将身后的门也落了锁。
    响动在远离街道的安静的高空办公室中显得尤为清晰,为这空间增添了一层无形的气压。
    男人的动作和话语都在穷追不舍,裴乌蔓靠到中间的大桌子上,试图寻找支撑。
    她捂着胸口,红红的鼻尖呼出的气息有些凌乱。
    祁盏迫切的动作令她有些陌生。
    此刻,他的眼神紧盯着裴乌蔓,仿佛生怕她会突然消失。
    刚才祁盏在电梯门缓缓合上的一瞬间就扑向了她,在那个狭小封闭的空间中,他俯身向前把裴乌蔓逼至角落。
    裴乌蔓背靠着冰冷的金属墙壁,身体的灼热感不断攀升。
    前几分钟还在滴血的薄唇贴了上来,初如羽毛般轻柔,却迅速变得激烈,如野兽般急不可耐。
    她闷哼着蹙起了眉,舌尖尝到了陌生的淡淡铁锈味。
    祁盏的手掌探向女人的腰间,熟悉的触感让他更加大胆,忘却了一贯的从容。他的吻带着侵略性,仿佛要将她整个吞没。
    这种失控也不像祁盏,虽然他一贯急切,但都顺着裴乌蔓的意。
    可现在,两人都知道她并无心情。
    不同于以往的心境和规矩都在这狭小的电梯中瓦解了,祁盏找到了可以让自己方才的无力转化并宣泄的洞口。
    她凭什么表现的不甚在意?
    悲切的欲念更为强烈。
    他执拗地想去表达自己对裴乌蔓的爱和激情,也希望透过紧密的接触和性爱来确认她的态度。
    后来,祁盏才幡然悔悟自己错得离谱。
    男人的大手肆无忌惮地在裴乌蔓的腰际游走,浅尝辄止的吻渐渐无法满足他的欲望。
    祁盏能感觉到裴乌蔓抗拒的小手在顶着他的胸膛,生生地要推开他。
    “没人会来。”祁盏捏着她的下巴,在说话时给了彼此一个喘息的机会。
    裴乌蔓的表情似乎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无法摆脱的情动爬上她的脸蛋。
    祁盏尖尖的鼻头又戳上裴乌蔓的脸,双手虔诚般捧着她的头,辗转于柔软之上。
    她的唇瓣被他折磨的鲜艳异常,在浅浅地刺痛之后,她尝到了更浓的铁锈味。
    但男人却仍没有满足于此,他握上她颤抖的手,把那袋糕点接了过来,而后压低了脑袋,深入了这吻。
    电梯里的空气变得炙热而粘稠,密闭的空间里,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他,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得几乎融为一体。
    “你不要听我的解释吗?”祁盏拽着脖子上的领带,带着躁意地把它往左右两边扯了扯。
    “我没说不听。”裴乌蔓转向一边,撇过头不去看他。
    “那为什么要走?”男人又重复了一遍。
    她咬着下唇说道,“咱们都很激动,冷静下俩再说不好吗?”
    说话的时候,她的胸膛还在凌乱地一起一伏。
    祁盏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不然他为什么看着裴乌蔓现在的样子竟生出了诡异的满足感。
    他好满意,她终于不再是一副淡淡的神情了。
    ”我不激动。“急促地声音出卖了他,让他的语言毫无可信度,”我现在就可以说。“
    裴乌蔓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我对你的情史不感兴趣。“
    专注眼下,就好。
    没有震惊和错愕是假的,第一时间,她也想掴过巴掌,也想剖开祁盏的嘴巴。
    但裴乌蔓不是一个会被冲动支配的女人,她的理性几乎可以在任意时刻都占据着上风。
    况且,她注意到祁盏当时抬手的动作了,要不是小徐拉得快,男人的拳头就会落到乔荻身上。
    在行动面前,苍白的语言似乎没有了必要。
    至于两人的过往,祁盏应该坦白,但不能是冲动的现在。
    ”你不好奇?“祁盏问道,声音有一些扭曲。
    你不在意?
    ”我想我知道她。“她说。
    “她亲了我。”男人莫名其妙地提醒着裴乌蔓。
    ”嗯……你没有错,又不是你亲的她。“她相信任谁看了祁盏都是受害者。
    “哈——呵哈哈——”一阵狂笑从男人的喉咙中传出。
    祁盏走上前,抚上她的脖子,指腹微颤着摩挲着,“蔓蔓,你冷静的让我害怕。”
    他自上而下地睨着女人的脸。
    他想要继续地撕碎她;
    撕碎她的衣服;
    撕碎她的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