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27)青楼花魁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婉转悠扬的歌声唱得人昏昏欲醉,待到一曲终了,玲珑坐抱琵琶、默然垂眸,似是并未察觉诸多打量的目光。
    这场酒宴尽是熟悉的面孔,他们原以为郭怀睿点了花魁又要像上次那般要她陪座,谁知他此次只顾着闷头喝酒,竟是把花魁晾在旁边弹了半天的琵琶。
    他不理会美人,倒是有人按耐不住心思,凑过来和玲珑搭话。
    她不卑不亢地应付着,水润的凤眸时而越过众人的身影看向客座上的成临玉,心里捉摸着如何将他拐过来吃干抹净。
    可她怎料酒宴结束没等她有所动作,郭怀睿直接拽着她去了隔壁的厢房,转身用脚踹玄关,震得门板轰响,显然情绪不太对劲。
    “郭公子,您喝醉了……”
    “醉了又如何。”
    他从未用如此强硬的态度与她说话,倒是让她有些惊讶。
    这些年的相处,她对郭怀睿此人也算五六分的了解,虽然他的性格确实有不少公子哥的脾气,但表面上仍是个有分寸、知礼节的男人,不该做出这般粗鲁的举动。
    正当玲珑思索着是否该用幻术让他好好睡一觉,他又露出七歪八扭的醉态,踉踉跄跄跌坐在椅子上,垂头不语。
    玲珑看他着实难受,便主动倒了杯茶呈到他面前,他不接,她也不介意,转而走到他身后为他按摩穴位、缓解醉酒的昏沉。
    “……原来你也是会伺候人的,我以为只有男人伺候你的份。”他仍是垂着脑袋,却说出夹枪带棒的话语。
    “……您说笑了。”
    “说笑?”他突兀地嗤笑一声,“我要是不说笑,难道哭给你看?”
    玲珑皱眉,从他身上收回手,“您怕是醉得不轻,小女子就不在此多做打扰……”
    “嘭——”
    他突然用力拍桌,把她吓了一跳,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他已是站起来堵住她的去路,两眼灼灼地盯着她,“你要去哪,要去找谁?”
    他这副捉奸的语气让她极为不悦,如果这里不是邀春楼,如果她不是身负贱籍的花魁,她哪有这个闲工夫来伺候一个醉醺醺的男人?
    就在玲珑暗自腹诽的片刻,沐星听到动静直接推门进来挡在她的身前,而画枝紧随其后,赔笑着说好话。
    “郭公子消消气……”
    “消什么气!我只要她开口说话!”郭怀睿一见她被其他男人的身形挡住,变得愈发激动,争吵声引得路过的客人驻足停留,探头打量他们。
    玲珑瞧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联想到宋秋妍的那番算计,顿时对这花魁的身份感到厌倦。
    “我竟是不知客官心中如此不畅快。”她从沐星身后探出半边身子,直勾勾对上郭怀睿的目光,“是后厨的酒菜不合胃口,是今晚的乐曲不合品位……”
    画枝听出她轻佻的语气,不甚赞同地扯了扯她的袖子。
    “还是小女子哪里得罪了您?”玲珑稍稍抬头就能看到他眼里的怒意,就像一头竞争失败的蛮兽,只能燃烧怒火来维持尊严。
    醉客闹事在邀春楼不是什么新鲜画面,难见的是这类穿着派头的男人也在姑娘面前犯了浑,所以门外很快聚集起看热闹的闲人,其中不少还认出了郭怀睿的身份,低声与熟人交流。
    成临玉亦是注意到这处厢房的异常,绕过回廊匆匆赶来。
    “……酒宴已散,小女子于情于理皆可离开。”
    “于情于理?”
    “玲珑别说了……”
    “为何不能说?郭公子大人有大量,想必知道我弹奏许久、疲乏困顿,不会与我一般计较。”
    空荡的厢房内,眼看男人的脸色愈发阴沉,画枝急得语无伦次。
    可是平日妥帖讨巧的玲珑不知为何敢用这些明嘲暗讽的话术往郭怀睿的怒火上浇油,就连沐星也像是眼瞎耳聋似的,完全看不出此人已经有火气上头的征兆。
    然而,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郭怀睿本就容易醉酒失态,时常丢弃贵族公子的架子,在厢房里满身酒气地放纵情乐。
    如今经此一闹,他酒醒后得知自己颜面尽失,定然不会再来邀春楼。
    思及此,玲珑打算再加把火,刻意地屈膝行礼,装作辞别的模样。
    “郭公子,您还是早些歇息,小女子这就告退……”
    “不准走!”他抓住她的手腕,俨然没有注意到门外的看客,“你想去找谁?谁买下你的今晚?”
    “您说的是什么胡话?”
    “到底是谁在说胡话?”郭怀睿眼看她要挣脱,再次用力把她拽到身前,“你说于情于理你都该离开,那我问你心中有几分情意,你的借口又有几分道理?”
    “此处还有他人……”
    “我不管他们。”他带着满脸酡红的醉色,缓缓靠近她的面容,“我只想知道……你心系何人?”
    “郭公子……”玲珑忍着对方呼吸喷洒的酒气,状若为难地低头,“您当是明白的,我的心里确有一人。”
    他微微睁大眼睛,隐约有两分清醒,愈发急切地抱紧她,“谁,是谁?难不成,难不成是那个……”
    正当他追问答案,却听见画枝在旁边惊呼一声,“成公子!”
    他尚未反应过来谁是姓成的,自己后脑勺就被砸了一拳头,踉跄几步松开玲珑,又被一拳打歪了下颚,仰面摔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在场的人目瞪口呆,他们对这两位表兄弟并不陌生,也知道郭家和成家几代交好,怎会在醉酒之后动拳脚?
    偏偏这还没完,成临玉像是攒了不少怨气,箭步上前揪起郭怀睿的领子赏了两个耳光,就算是玲珑也慌了神,生怕闹得不好收场。
    “临玉!”她刚凑近就被这两人身上冲天的酒气熏得头晕,看来今晚他们心里都藏着事,一个个恨不得把自己灌得迷糊,“别打了,临玉!”
    成临玉不说话,但也收了手,并未看她。
    而郭怀睿挨了几下终于清醒过来,连滚带爬站起身,反手就是两巴掌还了回去。
    厢房里外的众人都惊掉了下巴,不知道这俩兄弟到底是醉后失智还是早有仇怨。
    “你以为自己是英雄救美?”郭怀睿甩了甩手,又是两拳还回去,看见对方不躲也不吱声的模样就觉得一阵厌烦。
    他此时酒醒了大半,脾气却还没消停,再次强硬地牵起玲珑的手,“跟我走。”
    “不,我不走。”
    “有他在,你的底气更大了?”
    “……你弄疼我了。”她竭力挣开他的束缚,瞥见门外的人群,尽是事不关己的神态。
    她懊恼地咬唇,迅速关上门板,将他们的视线隔绝。
    他也不介意这个细节,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知道我今晚喝醉了,对你过于粗鲁,但是你该知道的,我这些年对你用情至深,若不是事态严重,我何至于想出个自损声誉的办法,试图将你拯救于陷阱边缘。”
    玲珑知道他说的是有人要利用邀春楼做文章,把梁峥拖下水,好让镇远侯受制于皇上。
    可她现在只能装作懵懂无知,看向不远处的成临玉,“郭公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终身大事讲究你情我愿,更何况小女子身负贱籍、贞洁不再,哪里值得您如此操心?”
    他忽略掉她话语里的拒绝之意,随着她的视线回头瞟了眼沉默的成临玉,满是嘲弄地勾起嘴角,在她耳边悄声说,“你只需明白,上面的人动动手指,就能碾平邀春楼这样的小地方……”
    他停顿片刻,稍稍抬高了声调,并未注意到身后走进的男人,以及他手中的茶壶。
    “这是我最后一次来见你,你不跟我走,难道指望那小子……”
    “咣——”
    品质上佳的紫砂壶瞬间开裂,温热的茶水夹杂些许血迹溅落四周。
    “郭公子!”
    “成临玉!”
    画枝惊恐的尖叫和玲珑愤怒的呵斥交迭,再次让门外的行人感到好奇。
    可是这一次玲珑施了法术,不仅快速隔绝了声音,还将房门死死封闭。
    厢房里安静了片刻,画枝和沐星急忙查看郭怀睿的伤口,而她满眼冷意地走向成临玉。
    “酒醒了吗?”
    她并未掩饰自己的怒意,娇俏的眉眼变得冷漠肃然,亮金色的竖瞳若隐若现。
    她厌倦了花魁这个身份带来的拘束,本想让郭怀睿丢了脸面,换来一阵子的安宁,却不想让他丢了性命。
    更何况,动手的是她所爱的情人,是仕途光明的朝堂官员,是身负期望的成府嫡长子,他怎会在醉意之中连番做出这等自毁前途的事?
    “……玲珑。”他终于不再沉默,平素沉稳清秀的面容像是那提紫砂壶般快速碎裂,露出似哭非哭的表情。
    他也意识到今晚的所作所为有多么反常,可是他实在忍了太久,才会在酒水的麻痹下封印所有的理智,如同失心的疯子去撕咬每一个胆敢靠近她的情敌。
    她看着他陷入沉默,他更是不知如何表达此时此刻的情感。
    他想说他很想念她,他想说他很讨厌今晚那些围着她调戏的男人,他不想她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尽管她永远不属于他。
    “……都是我的错。”他只能愚钝地反思,在自责与爱意中寻找自己的缺陷,“是我失约于你,是我没有足够的钱财赎回你的卖身契,是我没有足够的权势给予你自由……”
    “那么,你将他的脑袋砸破,就能够弥补这些问题吗?”
    “……对不起……”
    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画枝的呼喊声打断。
    “这门怎么开不了……来人啊,快开开门!快来人救救郭公子!”
    玲珑揉了揉眉心,她已经用法术让郭怀睿的伤口快速愈合,只是画枝确实被吓得不轻,也不敢继续待在这个屋子里。
    “报官,把我交出去。”成临玉看到她脸上的烦躁之意,让他更加自责难当,他趁着画枝没有心思注意自己,拿起茶壶碎片往脖子、胸膛上划了好几下血痕,“你的口供只要省去故意刺激他的几句话,就可以把所有责任推到我身上。”
    “你这是……”
    “做戏。”他抿了抿唇,漆黑的眼眸掠过一丝狡诈,“我不会坐牢。”
    她略显惊讶地眨了眨眼,仿佛对他有了新的认识,“……看来你当真是个心肠蔫坏的家伙。”
    ——————
    更新啦更新啦(瘫.jpg)
    现生的事情暂时轻松了,其实也没啥事情,就是搞搞毕业合影、找找工作,顺带生了点病(瘫.jpg)
    这一世好像成临玉的性格转变比较明显,一步步走向黑化(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