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番外七日情(六)

      王施宁缠起人来,和容妧狗皮膏药似的粘在人身上不同,她是逼人围着她转。
    王施宁不肯放手,容姒知道说不通,就盲人摸象一样贴着她身体的轨迹,摸索到干涩的身下,看着王施宁的表情,小心地用试管顶开软肉,把试管口半卡在入口,王施宁皱眉,一脸显而易见的忍耐。
    王施宁看着容姒的眼睛,这双美丽的眼睛里先前蕴着的几分羞赫灰飞烟灭,此刻冷静的像进行解刨的法医,冷静中又透着像在大润发杀了十八年鱼那般的冷酷,全然不当自己面对的是一具活色生香的温软身体,王施宁和她大眼瞪小眼了半晌,不敢相信她就这么不动了,这怎么采?她准备采空气吗?自己哪里又惹到这尊祖宗了?
    “然后呢?”王施宁被卡的难受,动了动腿。
    “放开我。”容姒冷声冷气道。
    王施宁犹豫了一下,松手,她想把所有的感觉和容姒关联,才不至于引起身体明显的排异,她的横隔膜已经无声地抽动了好些时候,感觉像打嗝又像胃食管反流,总之不太舒服都被她强压下去,她自己选的还逼着容姒一起,都可以想到要是当着容姒反胃干呕她会露出什么表情,怕是死也不愿意碰自己了。
    容姒抿了抿唇,王施宁还没有一点动情的先兆,想问王施宁她的敏感带在哪里实在问不出口,直接上手她也做不出来,低声憋出一句,“你自己想点什么……”
    要想点什么?王施宁突发心盲症,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和人滚床单的画面,她绝非保守,实在是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属于是和男人上床不行,和女人上床没兴趣,和霍连音浪成网红打卡点的滥情成为两个极端,禁欲绝情的像块铁板,久而久之情欲错位的负反馈让她心生反感,想象插不上翅膀让她更萎了。
    王施宁直白地说拿她当配菜让容姒心绪极大地震动,她很想问王施宁拿她想了些什么,一抬头居然看到她面如菜色,一颗灼烫的心像被摁进水里冷萃,滋滋直冒绝望的青烟。
    怎么会有这么混蛋的人!容姒抬手直接按住王施宁干爽的私处,几乎是愤恨地揉动,就算她再不乐意,身体也会对直接刺激性器官产生反应。
    容姒动作太突然,王施宁立刻低呼了一声,反射性抬臀抽搐了一下,察觉失态捂住嘴再也不发出一丝声音。
    干涩地身体湿润起来,容姒揉动的手沾上一丝腻滑,意识到自己手下终究是女性脆弱之处,停顿了下,手上的动作温柔起来。
    直白的刺激对王施宁来说效果甚微,容姒手都酸了,低头去看试管刻度,王施宁看着容姒的头顶,贴近自己腿心,因为看不清而摆了摆头,从肩头垂下来的发梢扫在她大腿上痒痒的,王施宁发现这个视角比直接看着她的脸要刺激多了,这颗脆弱的脑袋像在她腿间拱来拱去,王施宁小腹一热,身体夹了夹,挤出一颗豆大的清液。
    容姒自是看到了这变化,疑惑地抬脸,王施宁又想到了什么?
    王施宁对容姒伸手又缩回,一脸欲言又止。
    情欲来的又凶又猛,像在她体内点燃了把火,顷刻间席卷了她,心神归位终于同步到身体的刺激,体温节节攀升,下身发热,自身体内涌出一股股动情的热流。
    粘滞的液体在管口糊了张透明的薄膜,溢出的体液就顺着管壁流到了容姒手上,容姒这才如梦初醒,有些着急地推王施宁的腿,“等一下等一下!”
    “这是能等一下的吗?你等一个……我看看?”王施宁这张嘴一贯不饶人,气都喘不匀还记得拌嘴。
    容姒心里一阵错过这村没这店的着急,要把试管倾斜被床挡住,抬手去推王施宁却直接把没坐稳的人掀翻了。
    “喂!”王施宁被推的一懵,半支起身子,罪魁祸首理都没理她,专心致志地完成她的任务,王施宁顿时哑然。
    王施宁这么易推倒让容姒一愣,不过眼下她顾不上这茬,把王施宁大腿搬地更开,用试管去接涓涓细流。
    “好了。”容姒说着站起来,蹲太久了她腿都麻了。
    还未等完全站起,就眼前一黑手脚一软,王施宁还在对自己的体位凌乱,真有种被当实验样体的体验,余光只见一背着光淡黑的人影直直往自己身上砸下来,忙不迟疑伸出援手救人救己,在人完全倒下之前迎了上去把软成一滩的身子揽在怀里,一手护住人的额头卸力,自己当了人肉缓冲垫。
    床垫被两人压出嘭噗一声闷响,容姒的额头隔着手背撞到王施宁下巴,磕得王施宁牙齿上下一碰砸出响亮清脆的一声。
    “哦唔……”这一下砸的王施宁六龄齿铡到口腔内的软肉,顿时咬出了满口的血腥味,王施宁无暇顾及,就着唾沫咽下去,摸索垂在她脖子处的脑袋,口齿囫囵道,“有没有事?”
    “……没事……”容姒用力眨了眨眼,眼前闪着雪花般的灰白噪点,滋滋的信号障碍好像在她耳膜里窜让她脑仁疼,“让我躺一下……”
    王施宁摸到容姒后脑勺,掩藏在她浓密的头发下长长一条的手术瘢痕,缝合的地方毛囊坏死不会再长头发,还好容姒不是疤痕体质,那么狰狞的伤口被她堪称顽强的生命力慢慢修复,现在摸起来细细一条,说起来自己不喜欢她短发,她还真留着长发没再剪短过。
    现在虽然也带着病气,但比起第一次见她时死气沉沉的样子,简直可以夸上一句生机勃勃。
    磕磕绊绊好歹是活到了现在,还没傻没瘫没残,王施宁心里冒出一股莫名的自豪,这都是多亏了她悉心照料,显然已经忘记自己还没见到容姒时抱着大不了把人制作成数字生命的顽劣念头,她只觉得此一时彼一时,当时她不在乎容姒的死活,现在她连人抽点血都觉得亏的慌。
    这一打岔把她身体里撩起来的不生不熟的欲火熄灭了个彻底,王施宁在心里自洽了一番,倒是也能接受容姒对她作为了,她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都其乐无穷,但鲜少跟自己较劲,不接受又能怎样,她也不可能真去把容姒剌个大口子,念及此,反而砸吧出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奉献爽感,她那缺根筋的脑子终于理解了点损己利他的情有可原。
    容姒把试管交回交换室,王施宁又去洗澡了,她垂着湿黏的手站在浴室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终究还是放弃了敲门,任务已经完成,积分也到位了,王施宁被做到一半这么吊着会难受吗?她知道她在门口,水声在她来时小了半晌,王施宁可能见她没有动静就继续洗了,显然没有要她送佛送到西的需求。
    她缓过劲来后王施宁没事人一样把她挪开,还笑了下她就算晕倒也不忘堵着试管口。
    她和王施宁算做了吗?做了一半吗?怎么看也算边缘性行为吧?还是这些都是任务不作数呢?她能接受吗?她讨厌吗?她喜欢吗?她舒服吗?她难受吗?她是怎么想的呢?
    浴室内的水声哗哗,王施宁这次洗澡的时间很久,久到她的疑问和勇气好像都随着被冷落的时间一起流逝光了。
    王施宁一切如常,容姒一直踌躇到半夜,直到任务更新。
    【请从以下两项任务中选择任意一项完成——
    任务A:请实验体B在实验体A身上任意一处制造长10厘米,深2厘米的伤口,完成即可获取20积分;
    任务B:请实验体A使用穿戴性具使实验体B体达到一次高潮,完成即可获取10积分。】
    容姒彻底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