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师尊有个秘密 第79节

      于是,在孔思鹊的?主持中?,在几位相熟好友的?见证下,青梧和灼凰正式拜堂,剪结发,饮合卺,缔结天?地婚契。
    在场的?都是仙,自是无需什么喜宴菜品,礼毕后,众人一道来?到院中?,共品孔思鹊带来?的?两坛酒。
    却不知这?两坛酒,是孔思鹊从天?界带下,不仅是此界难尝的?好酒,而且还?怎么都倒不完,越喝越上头,众人也越玩越热闹,不到十个人的?婚宴,愣是闹出几十个人的?热闹来?。
    待月西沉之时,在场的?所有人,除青梧和灼凰外,全都喝了个酩酊大醉,最后连怎么离开?石刻的?都稀里糊涂地不知道。
    待送走所有人,石刻中?,又只剩下青梧和灼凰。
    夫妻二人携手,一道朝屋中?走去,念及今日的?一切,青梧唇边笑意不减,对灼凰道:“自回到无妄宗,我?便想着求娶一事,我?一直以为?,我?会在仙界,给你一个极盛大的?婚礼。”
    说话间,二人已回到房中?,在龙凤花烛的?暖光中?,挂满红绸的?房间,显得温馨又暧。昧。
    夫妻二人在塌边坐下,纵环境简陋,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此时的?心情,反倒意义非凡。
    灼凰对青梧道:“我?不在意我?们的?婚礼是小是大,三百多年为?仙,这?些俗礼,其实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我?身边。你早就把能给我?的?一切,都给了我?。”
    甚至不曾对她生半点?怨恨,在丰州这?个对他们意义非凡的?地方成亲,她很?满足,比任何盛大的?婚礼都叫她满足。
    他们成亲,有思鹊哥在,有当?他是弟弟的?青松师伯在,就足够了。
    青梧凝眸在她面上,抬手,指尖从她眉眼处拂过,眸色缱绻:“你今日真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美。”
    灼凰握住他的?手捧住,随后侧脸枕进他的?掌心中?,含笑打趣道:“美有什么用?不还?是被?魏哥哥义正词严的?拒绝。”
    青梧闻言失笑,另一手也上来?,捧住她另一边脸颊,两只手揉了揉,对她道:“刚进石刻时,你故意吓我?。”
    天?知道她说那些话时,他有多震惊。
    灼凰闻言,拨开?他的?双手,直接贴进他怀里,双臂搭在他肩上,脸颊上一片绯红霞色,细声软语道:“那洞房花烛夜,魏哥哥要不要?”
    青梧唇边笑意更深,气?息已重,跟着便揽住她的?腰,沉进了身后的?榻里……
    在彼此相。触的?那一瞬间,青梧浑身战。栗颤。抖,甚至未能控制住自己的?嗓音,在那一瞬失控。和从前截然不同的?感觉,惊得他几近失神。他强撑着理智,诧异看?向灼凰,自上而下,凝眸在她面上,神色间满是探寻。
    灼凰脸颊白里透红,唇边尽是笑意,一双眸满含情意,轻咬着下唇,颇有些羞。涩地看?着他。
    青梧抬手,掌心运上一道灵气?,随即探上她的?心口,下一瞬,他手一颤,脱口而出道:“不渝道心!你……”
    灼凰伸手抱住他的?脖颈,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蜜语道:“思鹊哥跟我?说,你的?不渝道心难破,只能等机缘。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在一处,我?自是要陪你一道。”
    “可不渝道心……”
    灼凰伸手,纤长的?手指按住了他的?唇,不叫他说下去,她解释道:“以我?现?在的?修为?,任何道心都困不住我?,选择何种道心,亦或是不要道心,于现?在的?我?而言,就像是要去某地,是选择用神境,还?是用车马一样,供我?随意选择罢了,我?都不需要念心法。”
    灼凰唇边笑意温柔,对他道:“待你不渝道心破掉的?那日,我?舍了它便是,而在此之前,我?就用不渝道心陪着你。”
    这?一刻,青梧望着她,眸色间竟是动容,难以自控的?气?息一错一落。莫怪今夜看?她,远比其他任何时候都美,看?来?不仅是身穿嫁他的?凤冠霞帔的?缘故,更有合欢道媚骨的?缘故。
    灼凰眼波复又变得勾人,她搂紧他的?脖颈,将他拉下来?些,在他耳畔低语调笑道:“魏哥哥,我?这?等修为?的?媚骨,你可招架的?住?”
    “不能……阿瑾,我?不能……”青梧气?息急促,哪里还?能维持住半点?理智,彻底在今夜的?红烛光中?战栗失神。
    修为?本已掉至尚不如普通仙君的?青梧,于一夜之间,得过去百年修为?,第二日晨起时,他已不再需要夜里休息。
    晨光明媚,青梧身着曲领长袍,坐在塌边,似在袖中?找什么东西,一会儿拿出来?一根布条,一会儿拿出来?一根布条。
    灼凰从他身后抱住他的?腰,下巴搭在他肩上,问道:“你在找什么?”
    青梧侧头,在她额边印下一吻,对她道:“把后福石刻中?碎掉的?法衣和白玉簪冠找出来?。”
    灼凰闻言笑开?,他自从跟自己回来?,哪怕已经回到无妄宗,还?是穿着人间的?圆领袍,现?在重新找法衣,看?来?心结是彻底结了。
    看?过他的?识海,灼凰知道他的?法衣碎成了何等模样,便帮着他一起找,夫妻二人花了好多功夫,总算是将他的?法衣找齐,恢复原状。
    待他仙尊尊位的?法衣和白玉簪冠重新上身,灼凰立时融化进他的?怀里:“还?是这?身法衣穿着最好看?。”
    青梧失笑,捏捏她的?脸颊,对她道:“或许日后还?可以多换几种样式。”以色侍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青梧接着对她道:“等你做完石刻,咱们回无妄宗后,还?是回栖梧峰吧。那练武场旁边的?殿,现?在想想,确实是有些吵。”
    灼凰自是愿意回栖梧峰,立时眼露喜色,忙点?头应下:“嗯!而且咱们的?女儿快出世了,等回到栖梧峰,咱们给她好好准备个属于她的?院落。”
    青梧重重点?头:“甚好!”
    灼凰正欲继续说话,却似是发现?什么,面上神色一惊:“欸!”
    青梧见此问道:“怎么了?”
    灼凰愣了片刻,随即面上出现?惊喜之色,复又一下扑进青梧怀里,对他道:“梅挽庭的?中?阴身,入胎了。”
    青梧闻言愣住,昨晚?
    青梧还?未反应过来?,灼凰已是喜道:“我?们怕是又要有个儿子了!”
    青梧这?才笑开?,好半晌说不出话。于梅挽庭而言,为?蚌妖时为?一世,化生为?人时又是一世,眼下以中?阴身入胎,无疑是再入轮回,迎来?新的?一世。
    而这?一世,他确确实实,是做了他和灼凰的?亲生骨肉。
    “就是……”灼凰笑笑道:“好像这?个儿子,没什么未知的?期待。”
    毕竟已经知道是谁,也知道同他们的?渊源,不像对女儿一般,有那种因未知而来?的?浓郁期待。
    青梧闻言,眉宇间出现?一丝愁意,搂过灼凰,对她道:“他从前那么恨我?,等出生后,不会是个逆子吧?”
    灼凰闻言还?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她想了想,随后对他道:“从昨晚的?情况来?看?,你修为?涨得挺快,等做完石刻,咱们先去莲生湖境,给他选朵胎莲,然后……”
    灼凰伸手勾住青梧的?腰封,咬咬唇,方对他继续道:“然后抓紧给你提升修为?,以后你把他养在你的?气?海里,趁早培养感情,说不准出来?后感情会好呢。”
    青梧无比赞同,在灼凰唇上重啄一下,道:“好法子!”
    灼凰伸手挽住他的?手臂,夫妻二人一道往外走,边走,灼凰边对青梧道:“看?来?栖梧峰上,也得给儿子也准备个庭院。”
    青梧含笑点?头,想想日后的?栖梧峰,就是他们一家四口一起生活,还?真是……格外期待。
    灼凰问道:“师尊,两个孩子,咱们是只取道号,还?是俗名和道号都取?”
    青梧道:“唤夫君。”
    “夫君,两个孩子,咱们是只取道号,还?是俗名和道号都取?”
    青梧转头看?向她,抿唇一笑,道:“都取吧,俗名的?话,一个跟你姓,一个跟我?姓,可好?”
    灼凰侧头枕在青梧肩上,望着他在晨光下俊朗的?侧脸,唇边笑意深深,点?头道:“好……”
    “夫君。”
    灼凰叫住青梧,青梧转头看?来?,语气?格外宠溺:“嗯?”
    灼凰望着他的?眼睛,对他道:“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
    青梧微愣,随即唇边笑意化开?,如暖来?冰消的?绵绵春江水……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