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因为爱情

      管文蓁夜里郁郁寡欢,开着聊天页面,打一行字又删除。
    反复几次,对话框上方“哥哥”两个字忽然变成正在输入。
    他说:怎么了?有事情想跟哥哥说吗?
    管文蓁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百无聊赖地询问:你小姨说你有女朋友了,是我吗?
    “是。”
    “你打算娶我吗?”
    “嗯。”
    “在国外结婚吗?”
    “嗯。”
    “什么时候?”
    “你愿意的时候。”
    “明年可以吗?”
    “可以。”
    她体会到一点‘作’的乐趣,原来毫无价值的空谈也能让人高兴——她只是随便说说,估计哥哥也是随口答应。明年她才十八岁,怎么可能结婚。
    陆呈锦忽然打电话过来,她戴上耳机,打字回复:我不方便说话呢。
    他问:“是不是想哥哥了?”
    管文蓁回复:嗯。哥哥在做什么?
    “去机场。”他略顿一顿,“哥哥回来看你。”
    “哈?”
    管文蓁有限的浪漫情怀迅速被理智驱散。
    她也不打字了,直接开口说话:“真的吗?你是有事情回来还是……”
    “回来看你。你的周日晚九点多到,周一哥哥接你放学。”
    “别吧。”她难以置信,“那我其实也没想到这个程度……”
    陆呈锦轻轻笑了一声:“但哥哥很想你。”
    “你回来的话,什么时候走呢?给我过完生日才走吗?”
    “周一晚上。”他说,“哥哥有些事情要回来这边才能处理,周末再去给你过生日。”
    造孽啊。
    管文蓁从床上跳起来,打开电脑查询机票。
    当年程宁去美国访学两次,一次半年,从没在中途回家——有其母必有其女,她跟她妈一个思路,觉得来回飞麻烦得要死,往返三十多小时,做点啥不好。
    然后她震惊地发现,今天的直飞已经起飞,哥哥还得在港城转机。
    “没必要。”她悔不当初,“哥哥……我只是想撒娇罢了,哥哥该干嘛干嘛吧。你这样显得我很不懂事。”
    “你很懂事。是哥哥想回来看你。”
    “不是下周就能看了吗!那要不你下周别回来了!”她在房间上蹿下跳,“你这样频繁出入境,海关不会找你麻烦吗?”
    “不会。”他听起来十分愉悦:“我们周一见。”
    她在这头抓狂:“不要吧?你不嫌折腾啊?为什么呢?为什么啊!”
    他说:“因为哥哥很想你。”
    周一放学铃响,管文蓁箭步飞出课室,连跑带跳地下楼,一路冲到校门口,气喘吁吁地放缓脚步,捋了捋头发和衣摆。
    陆呈锦在路口站立,一身黑的简练装扮,看见她便柔和地笑了。她的心在那一刻几乎跃出胸膛。
    天呐,她想,我爱他。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爱上他。
    只要他爱我,我一定会爱他。
    她的眼睛湿润起来,透过泪花看他站在太阳下,是发着光的芝兰玉树。
    这是学校门口,她穿着校服,不敢有太过亲密的举动,笔直地朝他奔去,抱住他胳膊摇晃,叫了一声“哥哥”,再说不出话,扁着嘴呜呜掉眼泪。
    陆呈锦拉开副驾车门让她坐进去,从后座拿一个保温袋放在她腿上,是小蛋糕。
    陆呈锦的航班就在今晚十点,怕路上堵车,没法带她到远的地方约会,只在附近商场的奶茶店坐着。
    管文蓁已经恢复冷静,一本正经地教育他:“哥哥,你不能这样。我们还要异地很久,是持久战。你不能总这样折腾,既消磨精神力气,也影响工作生活,这样是坚持不到最后的。”
    陆呈锦望着她笑:“那哥哥想你了,怎么办呢?”
    “你忍忍吧。”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可以打电话给我。要不你中午打电话给我吧,晚上也可以,我打字跟你聊。”
    他的笑意更深,“好啊。”
    他们在黄昏中分别,管文蓁下了车进入小区,回头,再回头,在最后能看见车子的地方朝驾驶座挥挥手,然后振作精神往家里走。
    她觉得自己又可以了,至少能够坚强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