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PO18脸红心跳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老师要稳住 淫乱小镇 和竹马睡了以后(H)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心道

      砰!
    炸裂声起,血雾纷飞,又是一个神灵五重惨死!
    交战到现在,死在玉季手中已有近十人,最弱也是神灵四重的存在,不可谓不惨烈!
    “退后!”
    南宫辕大声喝来,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四个神灵六重大步向前,把那些神灵五重护在身后,不给玉季斩杀的机会。
    “以为这样就能挡住老夫?”
    玉季冷笑说来,又是一枪凌空刺来!
    方白暗暗叫苦,照这样下去,众人也坚持不了多久,炼化剑芒迟迟没有进展,要是不能敢在玉季之前炼化,一切都是枉然!
    “前辈,时间紧迫,请助我!”
    方白神念散开,朝着剑帝大声说道,既然是剑帝布下的剑阵,应该由他可以操控才是。
    “罢了!”
    剑帝喃喃道:“至少你还是个剑修,而且剑道造诣还算不错,老夫就破例助你一次,但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多谢!”
    方白心中大喜,若是有剑帝出手相助,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别高兴的太早。”
    剑帝冷声道:“老夫出手跟你炼化不同,要是承受不住,只怕会有性命之忧,魂飞魄散也不是没有可能。你还要坚持吗?”
    方白沉声道:“请前辈出手!”
    事到如今已没有反悔的余地,夺回乾金鼎才有跟玉季一较高下的资格,必须冒险一试。
    “好!”
    剑帝大声道:“小心了!”
    蓦然间,万千剑芒呼啸而来,朝着方白的神念飞掠而来,一闪即逝!
    “啊!”
    凄厉的惨叫回荡虚无,只见方白长发飞扬,面容狰狞,气势散乱,周身剑芒狂舞,如疯如魔!
    众人骇然望去,意识到方白在炼化乾金鼎的过程出了问题,但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上忙,只能眼睁睁看着。
    此情此景,反倒让玉季呆住,他根本没想到方白是在炼化乾金鼎,虽说现在无法收回乾金鼎,但有人炼化还是瞒不过他的。
    “难道是修炼出了问题?”
    玉季双眸一亮,定是如此,修为提升太快,难免根基不稳,最基本的常识,而方白修炼提升的速度实在太快,出问题也不奇怪。
    哈哈哈哈!
    玉季放声大笑,“还有谁能阻挡老夫?”
    没有青木鼎阻挡,玉季信心倍涨,长枪一抖,势如破竹的杀来,霸烈无比的气息冲击而来,人群面色越发凝重。
    “杀!”
    南宫辕率先杀了出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给方白争取时间,乾金鼎易主,实力此消彼涨,击败玉季不是难事。
    如此一来,南宫家有了缓冲的时间,他就能专心突破神灵七重,到时何惧玉季?
    “杀!”
    /$c
    剑惊天化身一道剑芒,璀璨万丈,横贯长空,飞速斩落,大战越发激烈。
    而此时,乾金鼎剑阵内,方白神念呼啸,不停颤抖,剑芒在里面肆虐,仿佛万千利刃切割着他的神念,那种痛苦,无法言喻!
    剑者,秉持一颗赤子之心,无所畏,无所惧,方能得证剑道!
    儿时唐乙木的话语在脑海回荡,方白想起收取无缺剑时的情景。
    剑者,勇往直前,无畏生死!
    这就是剑道!
    剑道是心道,心道是万道之根基!
    宁心静神,万物皆空,肆虐在神念中的剑芒好像刹那间定格,天地间一片静谧。
    神念扫过,心神宁静,恍然如初!
    “我懂了!”
    低喃声回荡,四周万千剑芒蓦然动了,纷纷围着方白旋转,仿佛在发出一声声欢呼,欢欣雀跃。
    “咦?”
    剑帝的身影凝聚,疑惑望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方白笑了笑,说起来简单,其实能做到这一点何其艰难?
    不是唐乙木对他儿时的教诲,也不是他突然间有所感悟,而是这些年在生死间游离的深刻体会。
    进一步生,退一步死!
    那种生与死的感悟,让方白大彻大悟,世间事,原来不外乎一个字,‘心’!
    天地有灵,万物有心,人也是如此!
    无论高高在上的神灵也好,匍匐在最底层的凡人也罢,不外乎一个‘心’字!
    修道也是修心!
    轰!
    万千剑芒涌来,神念随着暴涨,一种奇特的感悟蔓延,朝着乾金鼎各个空间蔓延,朝每个角落散去。
    剑帝呆呆望着眼前一切,喃喃道:“老夫没有选错人,看来今生还有走出此地的希望!”
    轰!
    滔天气势从方白周身散开,赫然朝着神灵五重发起冲击,虚无空间没有丝毫灵气,该如何突破?
    轰隆隆!
    青木鼎凌空而起,磅礴的混沌之气如九天星河落下,轰鸣朝着方白奔涌而来,朝着体内疯狂灌输!
    “这…”
    四周人群骇然望来,刚才还危在旦夕,现在忽然突破,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本源之地这些年的修炼,方白的修为来到神灵四重巅峰,按理来说突破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但就在刚才心灵的感悟,让方白彻底明白,洞悉透彻,修为顺势突破!
    这就是顿悟,顿悟带来的好处是无法想象的。
    “这…”
    玉季呆住,从第一次听到战神殿方白的时候,还是他刚刚成神,返回澜州。这才过去多少年,赫然要突破神灵五重。
    瞬间脑子有些不够用了,自己一生苦苦修炼,难道差距会如此悬殊?
    可笑刚才还以为是修炼出了问题,转眼之间就突破,这让他情何以堪?
    “难道是混沌八极大法的缘故?”
    玉季瞬间了然,这些年他吞噬不少人,修为终于突破神灵七重。那么,方白又吞噬了多少?能有今日成就,也不难理解!
    南宫辕呆住,一直没有把战神殿放在眼里,此时才发现自己大错特错,方白成长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到让他来不及反应。
    初次相遇的时候还是神灵二重,再次见面就已是神灵四重,这才过去几十年时间,又要突破!
    最苦涩的莫过于剑惊天和钟不离!
    他们与方白相识最早,钟不离初见方白的时候是什么修为?
    钟不离神灵四重,方白圣人六重!
    这才过去多少年?
    钟不离是神灵五重,而方白马上就是神灵五重,要不是改修混沌八极大法,钟不离都不知道自己如今能不能突破!
    剑惊天最是感慨,看着这个比自己晚了万余年的清风阁后辈弟子,如今修为已赶上了他,怎能不感慨万分!
    荒莽之时,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清风阁三神灵,马上还会有神灵问世!
    轰轰轰!
    混沌之气倾泻而下,四周人群目光呆滞,眼睁睁看着战神殿越战越强,从此以后,澜州还有别人的立足之地吗?
    “杀!”
    玉季再也坐不住了,他刚刚突破这些人就来了,以至于巩固修为的机会都没有,否则,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现在又怎能眼看着方白突破?
    长枪一抖,气势如虹的凌空杀去!
    此刻,南宫辕有些犹豫,该不该阻止玉季呢?
    南宫辕希望方白去死,成长实在太快了,照这样下去还有谁能挡得住他?
    别看眼前两人联手,一旦没有玉季的威胁,势必会再次开战。
    电光火石之间,不用南宫辕刻意去做,这一犹豫马上就给了玉季机会。
    眼前这些人以南宫辕实力最强,他不出手,谁能挡得住玉季?
    “滚!”
    剑惊天、钟不离两道剑芒同时斩落,绝不能让方白受到任何干扰,此时的方白跟玉季不同。
    玉季已完成了突破,没有太大影响,而方白还没完成突破,一旦被干扰,后果不堪设想!
    “莫师兄,劳烦助他们一臂之力。”方白淡淡道。
    莫屈离疑惑道:“那这里?”
    方白笑着道:“已经没有必要了!”
    “什么?”
    莫屈离面色大变,乾金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方白不是不懂,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有一个可能,乾金鼎已属于方白。
    “好!”
    莫屈离手持雷神锤,呼啸杀去!
    “咦?”
    玉季见状,面色大喜,身形猛地凌空一转,神念陡然散开,乾金鼎倒飞而回!